• <nav id="iuuag"><strong id="iuuag"></strong></nav>
  • <nav id="iuuag"><strong id="iuuag"></strong></nav>
  • <dd id="iuuag"></dd>
  • <menu id="iuuag"><nav id="iuuag"></nav></menu>
  • 首頁 > 首頁 > 傳真 > 正文

    新華社調查高價彩禮:動輒二三十萬甚至上百萬元,先提彩禮再談感情

    新華社南昌2月15日電 題:動輒二三十萬甚至上百萬元,先提彩禮再談感情——部分農村地區高價彩禮現象調查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郭強、范帆、姚子云

    江西某地不含車房彩禮超過38萬元;河南某地全款買車買房之后還要二三十萬元彩禮;福建某地彩禮最多甚至高達200萬元……伴隨著春節的結婚高峰,高價彩禮再次成為熱點話題。

    彩禮本是一種傳統婚俗,寄托著父母對新人的美好祝福。然而,“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近年來,一些農村地區的彩禮居高不下甚至一路看漲,并出現農村比城里高、家庭越困難越高等怪現象。

      難以承受彩禮之重

    這個春節,從江西農村到省城打工的夏軍(化名)又在為找對象發愁,30歲的他在村里人眼中已屬大齡青年,常常被家里催婚。

    “現在結個婚太不容易!”夏軍說,在當地,找對象一般要男方在縣城有房、有車,還要出筆彩禮,一般是28.8萬元。他算了筆賬:縣城買房首付約20萬元,裝修約15萬元,轎車10多萬元,加上28.8萬元彩禮,僅這些就需70多萬元。

    “我打工每月掙6000元,一年能存三四萬元,結婚光靠自己的積蓄很難承受。家里想先湊錢把房買了,彩禮錢只能向親朋好友借,婚后慢慢還。”夏軍說。

    記者調查發現,近年來,通過持續深入開展移風易俗,一些地方彩禮有所下降,甚至出現“零彩禮”,但也有不少地方彩禮依然居高不下。多名受訪群眾表示,當地上百萬元的“天價彩禮”并不多見,但二三十萬元的彩禮確實較為常見。

    值得關注的是,一些地方的彩禮還越來越高。“兩三年前我們這邊彩禮一般是10多萬元,如今不少都是20萬元起步。”中部某縣一名村民說,今年春節,同村一戶人家娶媳婦,不算置辦婚宴酒席、購買金銀飾品等,僅彩禮就22.8萬元。

    “這些年我們這兒彩禮一路上漲,從十多年前的8.8萬元漲到18.8萬元,再到28.8萬元,如今一般都是38.8萬元。”贛北地區一村民告訴記者。

    高價彩禮衍生出一系列社會問題。一些受訪村干部、村民說,當地有的人家相親時先要談好彩禮,給了彩禮再開始交往,雙方后來沒走到一起因退還彩禮引發的糾紛時有發生。

      高價彩禮背后的深層原因

    記者調查發現,一些地方高價彩禮難根治,背后有深層次的文化、經濟等原因。

    “在傳統觀念里,彩禮高代表嫁得好。誰的彩禮高,誰就嫁得好。”一些受訪群眾表示,女方要彩禮,不是要多少錢而是要面子。如果誰家沒收彩禮,往往被認為男方家庭困難或自家姑娘有缺陷。

    在長期的收送彩禮中,一些地方形成明碼標價的地域“行情”。

    “我們這兒彩禮18.8萬元左右”“我們這兒一般是二三十萬元”……記者調查發現,各地彩禮往往都有地域“行情”,談彩禮時一般不會明顯偏離“行情”。

    江西省上饒市鉛山縣汪二鎮徐家村村民賴毛仔說,人們在談彩禮時一般會參照當地“行情”,同時也會相互攀比。彩禮高的有面子,明顯低于“行情”的就感到難以接受,“這也是彩禮很難降下來的原因之一”。

    除普遍的地域“行情”外,一些地方往往還存在“條件越差彩禮越高、家庭越困難彩禮越高”現象。中部地區一名村支書說,他們村鄰近縣城比較富裕,彩禮一般是18.8萬元,但當地一些偏遠村莊卻高達28.8萬元甚至38.8萬元。

    江西省鷹潭市貴溪市泗瀝鎮王灣村村支書鄭兵和說,家庭條件困難的,往往要出更高彩禮才能娶到媳婦,“家庭條件好的,很多人爭著把女兒嫁過去,反而可能不高”。

    農村適婚青年“男多女少”也進一步抬高了彩禮。“村里姑娘嫁到城里多,城里姑娘嫁到村里的寥寥無幾。”江西省宜春市高安市藍坊鎮魏家村村支書魏三忠說,村里適婚青年中男青年約占七成,娶媳婦難問題突出。

      加快鄉村振興改變婚姻觀念是根本

    今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推動各地因地制宜制定移風易俗規范,強化村規民約約束作用,黨員、干部帶頭示范,扎實開展高價彩禮、大操大辦等重點領域突出問題專項治理。受訪干部群眾和專家建議,盡快采取標本兼治的有力舉措,推動農村彩禮“降溫”。

    甘肅定西市明確婚嫁禮金不超過5萬元,江西貴溪市發揮紅白理事會作用抵制高價彩禮,湖南江永縣培訓農村婦女干部等當“新媒婆”弘揚婚俗新風……近年來,一些地方探索了一系列抵制高價彩禮、推進移風易俗的舉措,取得一定成效。

    鄭兵和說:“我們這里是全國婚俗改革實驗區,村里成立紅白理事會,誰家要結婚、彩禮多少等,都能及時掌握,并主動介入抵制高價彩禮。比如,今年春節村里一戶村民家里辦婚事,剛開始對方要彩禮28.8萬元,通過我們多次上門做工作,最終降到8.8萬元。”

    一些地方還通過舉辦集體婚禮等形式,引導群眾轉變婚俗觀念,在全社會營造文明健康的婚禮新風尚。彩車巡游、新婿登場、跨馬鞍、執手之禮……去年12月,一場傳統中式集體婚禮在江西省武寧縣舉辦,參與的16對新人都是“零彩禮”。其中一位新娘付婷說:“彩禮不是婚姻幸福的籌碼,這種集體婚禮簡單而又充滿儀式感,身邊很多人說我的婚禮辦得好。”

    武漢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賀雪峰等人建議,結合移風易俗和生育政策優化調整,進一步引導群眾破除舊觀念,樹立“彩禮高換不來家庭幸福”“感情才是美滿婚姻基礎”等理念,摒棄高價彩禮的婚嫁陋習。

    “高價彩禮問題在欠發達鄉村更突出。”南昌大學中國鄉村振興研究院執行院長劉建生認為,從根本上破解高價彩禮難題,必須加快推動鄉村振興,不斷縮小城鄉差距,讓農村成為安居樂業的美麗家園,“讓年輕人愿意留在鄉村發展,讓更多男女青年愿意在鄉村安家落戶”。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紫萱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