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iuuag"><strong id="iuuag"></strong></nav>
  • <nav id="iuuag"><strong id="iuuag"></strong></nav>
  • <dd id="iuuag"></dd>
  • <menu id="iuuag"><nav id="iuuag"></nav></menu>
  • 首頁 > 人物 > 訪談 > 正文

    尹麗珺:雕刀之下,天水石頭“活”了

    尹麗珺:雕刀之下,天水石頭“活”了

     

     

    一說起甘肅武山鴛鴦玉,就會想到“夜光杯”。近年來,隨著武山玉雕藝術的不斷創新和發展,用鴛鴦玉雕刻的茶具、花卉山水擺件、文房用品把玩件等逐漸多了起來。就在人們潛意識中以為鴛鴦玉只能做這些大眾工藝品時,天水玉雕非遺傳承人尹麗珺打破固化思維推陳出新,憑著高超的雕刻技藝在鴛鴦玉方寸之間論古談今。隨著一件件小眾且樣式新穎、凸顯“天水元素”的鴛鴦玉作品相繼問世,土生土長的天水石頭“活”了,會“說話”了。

    nEO_IMG_微信圖片_20220722152847

    鴛鴦玉上的文化符號

    鴛鴦玉,是指產于甘肅武山縣鴛鴦鎮一帶的一種尖晶石礦物,因其底色呈深淺不一的綠色,且紋樣似蛇紋、若瀑布,又名蛇紋石玉,屬年青碧玉的一種。自古以來,用其雕琢的器物中,以壁薄如紙、晶瑩剔透的夜光杯最為有名。

    鴛鴦玉除了能雕琢成夜光杯、人物花卉、文房用品等旅游工藝品外,還能雕什么?這是好多喜愛鴛鴦玉的游客最為好奇之處,也是玉雕傳人苦心琢磨的問題。

    天水玉雕非遺傳承人尹麗珺也不例外。初識鴛鴦玉,與大多玉雕藝人思考的一樣,是沿著老輩們闖出的路順著往前走,還是在此基礎上推陳出新、研發新品,她思索良久。在她的認知里,與玉結緣,無論方寸,只憑內心。于是,憑著自己當時已積累了十幾年的雕玉技藝和創新理念,她就地取材,巧妙地將優秀傳統文化一刀刀地刻入本土玉石中,隨著《文明之源》《千古一謎·秦俑情》《行走的故鄉》等一系列作品面世,她硬是在雕琢鴛鴦玉的廣闊空間里闖出一條屬于自己的路。

    nEO_IMG_微信圖片_20220722152801

     

    7月19日下午,記者在尹麗珺工作室擺件柜里看到,嵌著銀絲的薄胎鴛鴦玉《團花嵌絲盤》大氣美觀;瓶身效果來源于大地灣彩陶瓶造型的玉擺件《行走的故鄉》,頭部、底部以及內心太極圖均由鴛鴦玉雕琢而成,太極圖周圍則用金銀錯工藝鑲嵌代表天水的“≡”卦和水卦。除此之外,用高分子樹脂雕刻的瓶身腹部,則裝入了“天水的水”和“天水的土”。尹麗珺說,當時創作的初衷,就是想把天水的石頭和天水的山山水水融在一起,讓活脫脫的作品自己“說話”,向外界去講述天水故事。

    nEO_IMG_3cd000e8877bc9b940d4d99ffa4d4c3

    一件體型較大的擺件頗為吸睛。上面部分是伏羲、女媧交尾圖,腰身下則設計成大地灣遺址房屋造型,尹麗珺說,該作品原材料仍取自鴛鴦玉,取名為《文明之源》。作品中,伏羲、女媧手持“規”“矩”,托著“八卦”,下面部分鑲嵌著二十四節氣圖,一眼望去,濃縮著伏羲文化的這件擺件,形式美觀之余多了份內容上的厚重,屬鴛鴦玉作品制作首創。

    尹麗珺指著一款黑白相間的手鐲說,這個鴛鴦玉作品,玉的表面鑲嵌了銀絲,手鐲中心部分以世界七大洲的地圖造型為飾,地圖的上方則設計了口銜橄欖枝的七只和平鴿,在地圖下方配以海浪紋飾,起名為《跨越五洲的愛》。

    nEO_IMG_微信圖片_20220722152942

     

    多次失敗后的最終成功

    今年6月,尹麗珺被授予甘肅省工藝美術大師稱號,成了朋友們口中常說的行業“成功人士”。然而,成功背后曾經歷了什么,她心知肚明。

    尹麗珺是土生土長的天水人,父親曾經也是一名玉雕藝人,也許是打小耳濡目染的緣故,她對玉石雕刻、荷包制作和剪紙均十分喜愛,且各有所長。2002年起,她逐漸將愛好變成職業,正式涉足玉雕業。為了學到更多更好的雕刻技藝,她先后去揚州、杭州等地學習海派雕刻和拋光技法,隨后又去新疆尋訪玉雕大師精進技藝,并得到名家親自指點?;貋砗?,她在玉雕技藝方面得到長足的進步,名聲也漸漸傳了出去,慕名前來找她雕刻或修復玉器的人越來越多。直到有一天,兩名外地游客的一句話,讓她陷入了沉思。

    她說,2016年天水伏羲文化節期間,兩名臺灣游客走進她的店里,一邊挑選玉器一邊問她,天水鴛鴦玉除了酒器、茶具和大擺件外,還有其他攜帶方便且可心的工藝品沒有?正是游客不經意間的這句話點醒了她,也間接促使她在雕琢鴛鴦玉的路上往前邁了一大步。

    nEO_IMG_微信圖片_20220722153410

    “鴛鴦玉色澤深且單一,因此在設計上主要以鑲嵌為主,以提高它的藝術性和觀賞性。”尹麗珺說。

    “乾坤有精物,至寶無文章。”在她看來,玉本天然,如若雕刻中匠氣太濃、雕琢太過,作品反而會俗。然而反過來說,既要體現玉之美感,又要創新脫俗,也絕非易事。

    尹麗珺說,鴛鴦玉不比其他玉石那般柔韌,且質地較軟,很難精雕細琢,當時創作《團花嵌絲盤》時,她為了完成薄胎嵌絲工序,先后廢掉了11件料。

    “在1毫米厚的鴛鴦玉超薄胎體上嵌入0.3毫米的金銀絲,那些金絲銀線是一點一點敲打進去的,稍不留神,鑲金時胎體就破了,整件作品也就廢了。”尹麗珺回憶起當時創作的過程,記憶猶新。在經歷了數十次的失敗后,她終于從下手力道、行刀輕重緩急等雕刻技法中,摸索出傳統鴛鴦玉雕刻技法和金銀錯工藝鑲嵌相結合的“鴛鴦玉薄胎嵌絲”新工藝,屬鴛鴦玉嵌絲工藝首創,尹麗珺也成為掌握此工藝的天水“第一人”。

    nEO_IMG_微信圖片_20220722152913

     

    刻刀下一個人的“狂歡”

    季羨林說:“如果用一種文化來代表中華文化,這就是玉文化。”這些年來,尹麗珺正是憑著對玉文化的滿腔熱愛和執著,一點一線細雕細琢,享受著刻刀過后的粉塵飛揚。

    “每次進入創作之前,苦思冥想的過程是孤獨的;一旦思考成熟開始工作后,工作室就只有自己。”尹麗珺說起這些年創作過程時道,這個活感覺是刻刀下一個人的“狂歡”,有時大腦中猶如萬馬奔騰,任由自己信馬由韁任意馳騁;有時感覺思緒穿越千年,正與古人促膝長談,談古論今??傊?,從握上刻刀那一刻起,其中有艱辛,但更多的是快樂,是滿足。

    她說,創作《文明之源》時,其實當時拿到手的那塊鴛鴦玉玉身略有殘缺,有人當時問她,放著那么多品相更好的石頭不用,為什么偏偏要用一塊“殘石”呢,她笑著說,玉質本身的瑕疵往往會給予創作者足夠的想象空間,同時正是這塊玉的殘而不廢,激發了她大膽設計成就作品的欲望,最終化瑕為瑜。

    事實上,尹麗珺將殘缺部分作為原石留白,在上面設計了一個甲骨文的“龍”字,兩側的小裝飾則設計了卦象“天”卦和“水”卦,以此點明作品的出處。

    nEO_IMG_微信圖片_20220722152956

    匠心獨運,佳作有成。目前,尹麗珺的鴛鴦玉雕刻有6項申請了國家專利,許多玉雕作品還獲得了國家級和省級大獎。2016年,在第十四屆甘肅省“百花獎”大賽上,玉雕作品《團花嵌絲盤》榮獲創作創新一等獎;2018年,在第五屆中國·徐州國際文博會——中國“漢博杯”工藝美術創意設計大賽上,以天水伏羲文化為題材的作品《文明之源》榮獲大賽銀獎;同年,玉雕作品《千古一謎·秦俑情》在2018年中國工藝美術“百花杯”大賽上獲得優秀獎;2020年,鴛鴦玉雕刻錯銀工藝作品《跨越五洲的愛》在“萬眾一心、抗擊疫情”中國工藝美術數字博物館展出,并獲工業和信息化部工業文化發展中心頒發的榮譽證書;2020年10月,玉雕作品《肇啟文明》獲得甘肅省第十五屆“百花獎”創作創新一等獎;雕刻作品《行走的故鄉》獲得百花獎制作技藝二等獎……2021年6月,玉雕作品《團花吉祥盤》《仿古帶鉤》《穿越五洲的愛》《蘆蕩月夜》代表甘肅玉雕,參加團中央組織的“2021文創活力”大展。

    nEO_IMG_微信圖片_20220722153521

    接受記者采訪時,已是高級工藝美術師的尹麗珺盯著自己握刀多年的雙手,笑著說,老天似乎格外憐惜她,雕玉20年后,在她眼睛有些花了、頸椎也落下病根的時候,2021年被甘肅省建筑職業技術學院、甘肅省工業職業技術學院聘為客座教授,能去給學生們教授玉雕技藝,讓非遺文化進入校園接續傳承,她心存感恩,無比滿足。

    nEO_IMG_微信圖片_20220722153752

    “玉”見自己,遇見美好。在玉雕這條路上,尹麗珺常思常新,一直在路上。

    文/圖 奔流新聞·蘭州晨報記者 王蘭芳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紫萱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