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iuuag"><strong id="iuuag"></strong></nav>
  • <nav id="iuuag"><strong id="iuuag"></strong></nav>
  • <dd id="iuuag"></dd>
  • <menu id="iuuag"><nav id="iuuag"></nav></menu>
  • 首頁 > 人物 > 百家 > 正文

    用鏡頭記錄世界的人

    記歐洲中國文化藝術交流與合作研究會顧問柏雨果
     ?。ㄓ浾???牵┯幸粋€人用鏡頭記錄世界,用故事尋找記憶,用影像還原真相。這個人就是歐洲中國文化藝術交流與合作研究會顧問、著名攝影家、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中國電影家協會會員、中國電影電視評論學會理事、中國高教學會攝影教育專業委員會常務理事、中國攝影家協會教育委員會理事、陜西新聞攝影學會副會長、陜西省文聯榮譽委員、陜西省文史館研究員、陜西省高級職稱(藝術類)評審委員、陜西省作家協會會員、西安電影制片廠研究員、國家一級攝影師柏雨果。他的攝影作品以較深的文化內涵在社會上有廣泛的影響,其主要著作有《西影三十年》、《活著》、《拜見非洲大酋長》、《浮光掠影說美國》、《北極,北極!》及《柏雨果四十年攝影作品回顧集》等。他的名字先后被收入《世界華人文學藝術界名人錄》、《中華英才》、《世界名人錄》等近二十部辭書之中。他榮獲全國“攝影教育突出貢獻獎”、中國攝影家協會“有突出貢獻的攝影工作者”、中國攝影教育“紅燭獎”、第17、19、20、22屆國展等國內國際影展獎項100余項,獲得"德藝雙馨"、“中國紳士”等稱號。

      用鏡頭定格記憶
      柏雨果,1948年出生于陜西鳳縣,從高中時期第一次拿起學校相機,按下快門的那一刻起,他就與攝影結下了一輩子的情緣。在特殊年代,柏雨果當過農民,干過公社廣播機線員,曾因拍攝知青勞動照片發表在《西安晚報》《陜西日報》上而被縣委宣傳部抽調為鳳縣文化館攝影干事并舉辦攝影展覽。
      在鳳縣文化館期間,他從一名知青變成了一個職業攝影人,走遍了鳳縣100多個自然村13個秦嶺山區公社,積累了大量的農村的照片,記錄了當時農村的巨變。
      1977年恢復高考,已經工作五年的29歲柏雨果考入陜西師范大學西安專修科(現西安文理學院前身)。1980年夏天,上海電影制片廠在老家鳳縣取景拍攝《白蓮花》,大學畢業后等待分配的他被縣委宣傳部領導安排去攝制組幫忙,他因在幫忙間隙拍攝照片而被導演中叔皇賞識,并邀請他去“上影廠”工作,但因考慮到父母和家里的原因,柏雨果拒絕了。但這次參與拍攝讓他對電影產生了興趣,也成了他想去西安電影制片廠的動機,而對電影《白蓮花》的文字和攝影記錄則成了他叩開“西影廠”的敲門磚。
      1981年,柏雨果以優異的學業從大學畢業,被西安電影制片廠破格錄用從事資料攝影、資料編輯工作,其后擔任西影廠總照相師、宣發處處長、廠長助理、廠黨委委員、廠藝術委員會副主任等職。他的鏡頭記錄了張藝謀、吳天明、陳凱歌等一批新銳的電影人,為新時期中國電影崛起而奮斗的精彩瞬間,成為記錄中國電影人成長的重要人文資料。

    張藝謀、鞏俐、金麗麗、周曉文。柏雨果拍攝于1988年
      1992年,事業干得風風火火,柏雨果萌生了“到更寬廣的地方去工作”這個想法,已經44歲的柏雨果向上級打報告,毅然從領導崗位“停薪留職”,擱下令人羨慕的“鐵飯碗”,成為一名自由文化人,赴非洲從事文化考察、寫作與攝影創作。他背著四五臺相機,帶著自己拍廣告賺的近20萬元只身前往非洲原始部落,在人生地不熟,語言不通的情況下拍攝四個月,期間經歷過“開著車沖進水塘”、“穿越國界線被警察盤問”等險境。他將此次非洲之旅的經歷,寫進了《拜見非洲大酋長》的書里。1997年,柏雨果舉辦了主題為“天·地·人”的個人攝影展,在業界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他曾去南極、北極,多次深入非洲原始部落,足跡遍布全球七大洲、六十多個國家和地區,作為國內第一個只身去非洲原始部落創作的攝影家,他的作品讓人震撼,他的勇氣讓人欽佩。
      離鄉背井,克服語言、交通、生活習慣差異帶來的種種不便,他成為當時國內第一個只身去非洲原始部落創作的攝影家,他的作品因深刻的文化內涵、唯美的畫面結構,受到業界廣泛好評。1997年9月至11月,他在陜西歷史博物館舉辦以非洲部落之行為主題的《天•地•人》大型攝影作品展引起轟動。之后柏雨果在西安相繼舉辦了十多次攝影作品展,其中2006年《生命——活著的理由》、2008年7月《汶川真情——5.12抗震救災紀實》、2009年5月12日《5.12周年祭》和2012年10月《關愛地球最后的凈土——南極攝影作品展》等均引起極大的反響。
      2019年2月,七旬的柏雨果“再出發”,奔赴敘利亞,將戰火未盡的城市面貌真實地記錄下來,用震撼人心的力量呼吁和平。賈平凹評價他:“雨果是一位智慧的人,他有一雙善良而又剛毅的眼睛,憂傷著這個世界,卻又熱情禮贊著生命的偉大。”
      他的攝影作品先后獲國內國際獎近百次,其中攝影作品《母親》獲19屆國展銅獎并于2000年1月送往聯合國總部參加《人類千年》藝術展。他因創作與人類文化方面的業績,1998年獲得中國攝影家協會“德藝雙馨”稱號。2011年,他又實現了北極極點之旅,次年完成了南極大陸旅行,他成為我國足跡遍及世界七大洲為數不多的攝影家之一。

      看盡世界萬千,閱盡人生百態。當問起柏雨果對生命的感悟,他笑著說了兩個字“放下”。
      用鏡頭禮贊生命
      自1992年起,柏雨果以自由文化人身份赴歐、亞、美、非、澳洲多個國家進行考察、寫作與攝影創作,作為國內第一個只身去非洲原始部落創作的攝影家的勇氣以及作品,在社會上引起極大反響。他擔任西安建筑科技大學藝術學院教授、研究生導師,創建了建大華清學院藝術系攝影藝術專業并擔任學科帶頭人。
      柏雨果2011年的北極極點之旅與2012年的南極大陸之行,使他成為我國第一個只身去非洲原始部落創作的攝影家、足跡遍及世界七大洲的為數不多的攝影家之一,其作品以較深的文化內涵及追求唯美的畫面結構受到廣泛的好評。
      柏雨果攝影作品展“活著”是他五十年作品回顧及敘利亞攝影作品首展。陜西省作協主席賈平凹表示,柏雨果是攝影家、教育家、旅行家、也是社會活動家。柏雨果還是一個老藝術家,他的成績斐人,聲名遠播,但他一直都在路上,他深入戰火紛飛的敘利亞,這種藝術的追求令人感動。從非洲到敘利亞,柏雨果熱衷于拍攝生命的滄桑,這都是十分優秀的作品。祝福柏雨果的藝術之路保持長久,永葆青春。
      柏雨果說:“展出的這128組照片是我50年來攝影之路的匯報,是我攝影之路的印記,也是我五十年生命里程的小小寫照。敘利亞的匆匆一行,讓我感受到和平的珍貴,只有大家和平安定,小家才能安居樂業。有了這次戰火廢墟之行,更應該珍惜難得可貴的和平。我之所以為影展起名“活著”,由來是賈平凹曾為我作的序‘用影像來謳歌生命的偉大,用影像來跪拜生命的崇高’。”
      影像上一秒是歷史,這一秒是過去,下一秒才是將來。柏雨果連接這三者的淵源,用影像禮贊生命,每一幀都超越時間和記憶從南極到北極,足跡遍及七大洲。在電影人物及文學大咖的珍貴影像中,人們可以探尋到熟悉的年代感,尋找到久違的經典情懷。在敘利亞的戰亂瘡痍下,探尋到世界另一個角落里的真實。
     
      柏雨果的作品代表了不同歷史階段、不同生命群體的生存狀態,也是他自己生命軌跡的縮影。影像呈現出的藝術魅力令觀者嘆為觀止,無不為之震撼!從柏雨果的視界窺見世界跡憶,震撼心靈的圖畫,開啟觸動靈魂的故事。
      柏雨果長期致力于人類文化學方面的考察與攝影創作,以訪問學者身份先后赴北美、西歐等地區近十個國家考察、采風,并不斷用照片和文字將自己對異域風情的感受傳播給社會。1996年9月,柏雨果孑然一身赴非洲,歷時三個多月,把非洲中部的部落風情濃縮在膠卷與稿紙中,成功舉辦了以《天、地、人》命名的攝影作品展,其文學作品《拜見非洲大酋長》由天津新蕾出版社出版,并在北京、天津、西安舉行了隆重的首發式。
      柏雨果平易近人,博學健談,身上透著濃郁的藝術氣質。他的作品具有強烈的人文色彩,就緣于他內在的這種氣質。其作品《廢墟上的和平鴿》畫面展現了一場戰爭將美麗城市災難般地變為廢墟,俯視殘垣斷壁的上空盤旋著白色的和平鴿,從中不難讀出柏雨果定格這一畫面時內心對和平的祈愿!
      用鏡頭助力家鄉文化事業進步
      回家鄉參加第九屆陜西省藝術節的柏雨果為家鄉文化事業的進步感到自豪。他先后在鳳縣、千陽縣相繼參加了文化活動,看到藝術節上還有攝影、電影等與他工作關系密切的項目,非常高興。
      柏雨果說:“一直惦記著家鄉的變化,這次藝術節給了他走進寶雞、了解寶雞發展的機會。近年來,寶雞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讓我這個寶雞人感到既興奮又自豪。20多年前,我在寶雞辦過影展。我想在合適的時間,在寶雞舉辦第二次個人作品展,向家鄉的父老鄉親匯報這些年在攝影創作和其他領域的感悟??吹綄氹u的變化日新月異,還建成了這么多優美的建筑,我作為寶雞人感到自豪和驕傲。文化是一個地區的名片,我希望寶雞文化事業等方面大踏步前進,取得更矚目的成績。”
      半個多世紀來,柏雨果見證了中國的社會變遷,更用鏡頭定格了難忘的歷史瞬間。他1948年2月23日出生于寶雞鳳縣雙石鋪柏家坪,他的父親是當年全縣僅有的幾名大學生之一,甚至還是陜西理工大學(原名:漢中大學)的建校人之一。柏雨果出生前,他父親正在拜讀法國文豪雨果的著作,就給他起了這個不平凡的名字,也注定了他不平凡的一生。
      回憶起童年、少年時光,柏雨果說:“回憶都是金色的,充滿了笑聲。我的家鄉鳳縣因抗戰時期公路的修通,那時候車水馬龍,愈發繁華。新中國成立后,三線建設時期,大批來自上海的技術工人來到鳳縣,為這座山區小縣吹來了大城市的摩登氣息,當年鳳縣城市人口一度遠遠領跑農村人口,技術工人時尚的服飾、標準的普通話、蓬勃向上的城市文化深深影響了鳳縣,加速了鳳縣城市化進程,影響了一代人的成長軌跡。夏天下暴雨,巨大的木頭被江水沖下來,我就在水流緩慢的地方撈木頭,家里的木料就是這樣來的。那時候經濟匱乏,為了改善生活,放學撿起彈弓打麻雀,回去鐵鍋一燉,晚飯家里就多了道葷菜。”那些太多無憂無慮的日子,如今每每回憶起來,柏雨果心里都是滿滿的幸福感。
      1963年,他以全縣第一名的成績考入漢中一中。1964年5月,讀高一的柏雨果第一次按下快門,用學校物理教研室的國產120相機拍攝了自己制作的航空模型與放飛照片。1968年11月,作為知識青年柏雨果回到久別的故鄉鳳縣當起了農民。年輕的柏雨果能寫會畫,板報辦得新穎、美觀,他的才能被公社發現。1970年,他從生產隊被抽調至雙石鋪公社擔任廣播機線員。1970年4月11日,他在《陜西日報》上發表了首篇攝影作品,此后他一發不可收拾,屢屢有佳作見諸報端。1972年,才能卓越的柏雨果被招干至鳳縣文化館任攝影干事。他回憶道:“當時可以說沒有人比我腿更長,我跑遍了鳳縣所有的鄉鎮、生產隊。”鳳縣文化館臨街,柏雨果在宣傳櫥窗裝上燈,將國家最新的成就、鳳縣新發展的圖文整理好,向公眾展示,每年更換十五六次。工作之余他還授課講攝影,組建業余攝影隊伍,那時的柏雨果充滿了工作激情。
      “寶雞有著豐富的自然、文化、歷史、旅游資源,馬勺臉譜、鳳翔泥塑、羌族歌舞等讓人印象深刻。有些景觀因景而名,有些因人而名,我們一定要挖掘它的故事性,傳承下來??梢越梃b外地的宣傳經驗,哪怕是因情附會,通過民俗表演的形式,加深游客對寶雞的認識、理解和情感。太過安靜、整潔的小鎮,少了點生機,有時候黃葉遍地也是一種靜謐的美。寶雞一定要挖掘自身的閃光點,切忌千人一面,不同縣區要有差異化發展的理念。比如:鳳縣挖掘羌族文化,做響紅色旅游。麟游醴泉銘碑聞名世界,是喜愛中國書法的游客朝圣之地。太白積雪六月天,云海、溫泉吸引大批游客前往眉縣旅游。佛骨圣地法門寺,更是讓扶風聞名世界……”柏雨果說。
      他希望寶雞找到適合自己的宣傳方式,用大家易于接受的傳播方式,傳播寶雞的亮點。他舉例說:“80年代在廣場上戴著蛤蟆鏡,提著錄音機,穿著牛仔喇叭褲跳霹靂舞的,和現在每晚在廣場上翩翩起舞,樂此不疲的其實是同一批人,不同年代都不缺乏時尚,人們找到了新時期的時尚,我相信寶雞也能找到適合自己的發展、宣傳方式。作為寶雞人,我時刻關注家鄉的發展,愿意為家鄉發展添磚加瓦、貢獻力量。”
      一圖抵千言,現在是讀圖時代,通過當年的照片和影像,讓人很直觀地了解到當年的經濟、社會面貌,這些照片都成了珍貴的歷史資料。2009年,柏雨果在家鄉鳳縣雙石鋪嘉陵江畔建成“雨廬——柏雨果攝影作品陳列館”,用圖片宣傳故鄉改革開放以來發生的巨大變化。柏雨果也成了國內第一個在自己故鄉修建攝影作品陳列館的攝影家。
      2011年,柏雨果被鳳縣人民政府評選為“感動鳳縣人物”。“其實是鳳縣感動了我,感謝那片生我、養我的土地,沒有家鄉文化交融、兼容并包的氛圍,就不會有我今天的成績。”柏雨果激動地說。
      宋代的蘇軾評價唐代王維的作品時寫道:“味摩詰之詩,詩中有畫;觀摩詰之畫,畫中有詩。”這話形容柏雨果一點也不為過,他的鏡頭中有畫,畫中有詩,散文更是娓娓道來,刻畫入骨。莊子有云:“水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舟也無力。”對生活深刻的洞察,讓柏雨果的作品,抓住了拍攝主體的精髓,讓人觀之難忘。作家賈平凹曾寫文章評價柏雨果:“人怎樣才能為萬物之靈?人存在的意義和力量所在何處?柏雨果的作品反復在揭示著這一主題。這一主題雖然一切真正的藝術家都在為此尋找答案,而柏雨果有他的法門,這就是他的作品震動我們的根本原因,而他在揭示這一主題時雍雍大度,并不刻意,作品無硬結,充滿了東方的情調和一個經過中國文化大革命的中年人的寬厚和溫情,這便又使我們感受到一種親切。”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今年73歲的柏雨果站在三尺講臺上,將知識和經驗無私地分享給學生們。他擔任歐洲中國文化藝術交流與合作研究會顧問,進行著歐洲中國文化藝術交流與合作研究。2021年2月24日—3月16日,《活著——柏雨果五十年攝影回顧展》在西安市成功舉辦。五十年來,他用手中的相機禮贊生命,闡釋著“生命”與“活著”的意義。柏雨果在獲獎“中國紳士”時感言:我自愧與“中國紳士”這個稱號相距甚遠。作為一個攝影教育工作者,在有生之年,我會用“紳士”這個稱號來要求自己,向有涵養、有修養、有教養、有學養的“中國紳士”這個目標而努力。
      柏雨果通過藝術語言之一的攝影語言,關注世界,通過影像作品去禮贊生命和世界,正是這種積極向上的精神使他的藝術之路走得更遠更寬廣。
    專欄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